對臨終者最好的幫助
做七佛事
告別式流程及會場佈置
助念該怎麼做
自在型專案報價(3萬餘)
如意型專案報價
福慧型專案報價
圓滿型專案報價

附文
 
首頁 服務流程 臨終準備 禮儀協調 費用計算 關於菩提林    


最後巡禮:哀傷、信仰與告別
/Thomas Lynch / 顧惠翎 譯

每當談及有關死亡的話題, Michael 的爸爸總是說:「當我死的時候,只要把我火葬就好了」。

Michael 在小時候父母還沒有離婚,他和爸爸去釣魚時就聽他說過這話。當他的叔叔 Larry 去逝時,他駕車帶著飲泣的父親去參加葬禮也聽到父親這樣說。當父親第一次心臟病發作時,他又聽到這話。當爸爸漸漸衰老必須面對死亡時,他更常聽到:「當我死時,只要把我火葬就好了」。

多年下來, Michael 領悟到這句話的重點不是“火葬”,而是「“只要”」。他並不那麼想要火葬,而是他不希望麻煩兒子。無論是感情或金錢上,他不希望成為兒子的負擔。像多數美國人一樣, Michael 的父親誤以為儘速的處置掉屍體就能有一個簡單而方便的悲傷過程,好像如果處理掉了遺體,就等於去掉了疼痛。好像如果死者儘快消失,就不需要處理死亡了。 

同時像多數美國人一樣, Michael 的父親以為火葬可以替代所有麻煩的葬禮 ─ 玫瑰花、禮車、守靈三日、講究的棺木、牧師和音樂。

父親說:「 Michael ,你就請一個大宴會,我要大家都玩得很愉快,酒算在我的賬上。不要哭哭啼啼那一套,繼續過日子」。

幾年前,聽到電話推銷員喪葬服務的宣傳:「你不希望成為兒女的負擔吧?」父親就預先支付了所有的喪葬費用:棺木、火葬費及骨灰罐。父親說:「 Mike ,一切都料理好了,你什麼也不用做」。 

Michael 是個好兒子,他從不和父親爭辯,而且他從未想過父親死掉這件事。當事情來臨時他自會應付。

當事情發生時,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是去年十月的一個星期日夜晚,他發現爸爸垂靠在沙發上,電視停留在氣象頻道上,星期日的報紙在茶几上,外面經過的車燈混合著屋內的半明燈光。直到現在,他所有的計劃都是針對事情而非那種感覺:強烈的無助感,覺得該做點什麼的惱怒感。

爸爸死了,七十五歲,但是他卻無事可做。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資料,在美國每天有 6,300 人去逝。留下的親人在棺木、儀式、音樂或骨灰罐上有越來越多的選擇。多半的人還是土葬,有的選擇屍塚,四分之一的人火葬。一般的葬禮費用約五千元,有的是這的五倍,有的是五分之一。

最近在北美, “事先安排【生前契約】”葬禮的壓力似乎有增加的趨勢 (註:如台灣近年來出現的國寶、龍巖生前契約)。好像先安排好葬禮就能早一點經歷及渡過喪慟的悲痛。預先安排葬禮或支付費用並不新奇,像是建造金字塔,把錢藏在床墊下或另外放開準備那遲早要來的一天。但是像現今市場上這樣強力推銷葬禮預付的各種郵件廣告、電話推銷、上門推銷、殯儀館減價等種種促銷活動是以前沒有的。這些主要是為了大殯儀館或保險公司的銷售業績及佣金,而不是為了消費者的利益。他們希望能鞏固年齡漸大的這一群二次大戰後出生嬰兒潮世代的市場。

雖然葬禮的花樣繁多且不斷變化,社會、倫理和宗教的關係也一直在變,但它基本的作用仍是一樣的。最主要的是葬禮提供一個場合讓人可以健康的表達傷痛及信仰、家庭歷史及寬恕、見證及紀念。

自從第一個上古的尼安德塔爾人 (Neandethal) 寡婦埋葬了他的丈夫,葬禮一直是為活人送別死人所預備的。每一個文化都發展出一套殯葬的儀式及禮節幫助人們面對死亡的困擾 ─ 悲痛是依戀付出的代價,愛帶來痛苦。親人的死亡,如同新生命的誕生一樣同樣受到重視。葬禮使人面對生死的現實,這些最後的儀式將生者和死者帶到現今社會所派定的現實的邊緣 ─ 天堂、遺忘、傷痛、或解脫。

最後 Michael 決定喪禮的價值不在於它的費用是多少,和棺木、交易、或保險也無關。 他父親的死亡不僅關係他父親本人,也屬於他、他的孩子,父親的朋友和鄰居 ─ 凡是和他一起工作過、生活過、一起長大、一起變老的人。他知道他必須做一些他終身需要承擔的決定。

他想父親會了解的。

從某些方面看來,他需要「重新設計」這個葬禮,借用一些不同的傳統和追憶。雖然父親已和教會有些距離,他還是請了一位牧師來做了一些老式的禱告,帶來一些安慰。美國陸軍派了士兵做了一些軍禮儀式。雖然父親從軍出征是多年以前的事,他們能來對 Michael 來說還是很重要的。

他把父親的遺體停放在靈堂,因為他認為看見了遺體才會真相信他已經走了。雖然這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他覺得一個葬禮沒有看見遺體,就和嬰兒受洗禮沒有嬰兒,或婚禮沒有新娘一樣不可思議。

當他看見父親躺在那兒,穿著他的藍色西裝,格子花呢襯衫,一動也不動,釣魚竿和孫子孫女的照片放在旁邊,從悲傷到感激,各種感情衝擊著他。

然後他把父親火葬。並不是因為這樣做比較少麻煩,而是這是父親的要求。他把一些骨灰帶到他們曾一起釣魚的地方灑到河裡,一些帶回俄亥俄州葬在父親家人的墳地,另一些放在骨灰罐內給了父親的女朋友。

他留了一些骨灰放在父親的釣魚工具盒內,準備有一天當母親去逝時,他可以把爸爸 的骨灰放在媽媽的墳墓裡。他會立一塊墓碑上面寫著:「母親和父親─又在一起了」。

Thomas Lynch 是一位詩人、作家和殯葬經理人。住在密西根州 Milford 市。
在 www.findingourway.net 上有更多有關生命終結及聯絡機構的資料。
c2001, Partnership for Caring, Inc.
Knight Ridder/Tribune Information Service 代理

這裡有一些訣竅幫助你和你的家庭儘可能適切的計劃這件事:

 ─ 事先計劃老年疾病,死亡、哀慟。坦誠的和家人談你的顧慮和選擇。事先收集關於葬禮,火化和費用的資料。

 ─ 如果選擇傳統式的葬禮,找一你信賴,能負責,有好聲譽,又有執照的專業殯葬經理人。先和他有些接觸。多打聽,找人介紹找一位不只是為了作交易達到銷售配額,而是當半夜你所愛的人過世時,你可以打電話求援的專業人士。

 ─ 不要怕找人幫忙。您所親近的法師,牧師,神父,回教或專業團體能幫助你提一些重要問題。通常開口問問題,比答案對我們更有幫助。

 ─ 借助信仰來減輕你的恐懼。不論你很虔誠或背教,你的信仰─不論是存有懷疑,驚奇,半信半疑─或你的靈性會幫助你渡過最黑暗和困難的時間。

 ─ 讓你的家人也能參與一些他們需要終身面對結果的決定。你可以預先計劃葬禮,但無法預先哀悼。

 ─ 不要以為告別式就等於葬禮。最貴的棺木並不能帶你進天堂─或把你摒在門外。

 ─ 要當心「追思顧問」,「死亡處理專業人士」等藉著在晚餐時間打電話推銷的包裝交易。

 ─ 陪伴臨終者,死者和失喪者守夜。你的同在,傾聽,人在那兒的一份親切,陪伴的力量─這些都是人性最緊要的表現。

 ─ 如果你失去親愛的人,空出時間來哀悼。到遠處去,哭,笑,禱告,愛,表達感謝和讚美,改善,表達敬意和追思。

 

24H受付專線:0800-248880
•電話:(02)8666-6370•傳真:(02) 8666-1079•行動:0919-888-019•E-mail: e248880@yahoo.com.tw
菩提林禮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